垂直城市——未来的城市

可能出现的问题

 二维码

代价还是改变?

垂直城市是很大的变化,很多人可能愿意接受这种变化,也有很多人可能不喜欢。前面我们说的基本都是正面影响,但肯定也有很多人不那么想。站在不同的立场,持不同的态度,会有不同的观点。很多即使后来看起来非常重要,得到大多数人赞同的变化,开始的时候都要承受各种怀疑,各种非议,甚至迫害。从技术的发展,到认识的进步,到社会结构或者信仰的改变,等等,莫不如此。

生活在垂直城市中,我们是不是必然付出一些代价?就像现代工业和农业带来了污染和生态环境破坏,科学的发展带来了大规模杀伤武器,垂直城市会让我们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?或者仅仅是生存方式的一种改变?

下面我们来猜测一下,我们可能付出哪些代价。

遥远的自然

垂直城市是完全独立的人为环境,人们生活在舒适的城市之中。气温,湿度,光照,空气,声音环境都是针对人们的需要优化的。就像温室里的植物,有充足的阳光,水,肥料,可以生长得很好。但是一旦移植到野外,就很难生存。人们也是一样,一直生活在舒适的环境中。不需要经历风雨,连太阳光都不常见到,一旦发生大的变故,需要在野外生存,一定会遇到极大的困难。

这个问题可以从两方面看。

第一,新的环境和城市自身是有生命力的。它们是人类新的生存方式,只要人类社会存在,垂直城市就不会荒废或者放弃。就像现在我们基本解决了食物的供应一样。农业现代化之前,地球上的耕地是不可能养活现在那么多人的。即使人口更少,饥荒仍然时常发生。现在在工业化国家,大规模的饥荒是很难发生的。

作为类比,我们建立了一套新的依靠机械、化肥、除草剂、杀虫剂、育种技术、基因技术,……,等等,的农业。这套农业没有各种工厂是不可能持续的。甚至我们使用的种子,几乎所有的都不能持续到第二代。也就是说,现代育种技术培育的种子生产出的果实,不能再作为种子种到地里。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。传统的观念也是很难接受的。但是就是这些技术,养活了所有工业化国家的人,而且粮食还可以大量过剩。

垂直城市建成以后,维护、更新便成了日常工作。所有设施和结构的监控、检测、维护足以维持城市的持续存在,人们不需要考虑没有垂直城市后的生活。就像我们现在用不着考虑没有电、没有高速公路、没有自来水、没有现代农业的生活一样。

垂直城市是人类社会的一部分。人类存在,垂直城市就存在,除非有了更好的生活方式。

第二,我们现在就离自然很近吗?野外没有电,没有住房,没有各种设施,没有食物,我们现在的人能容易地生存下去?垂直城市生活与现代传统城市生活相比,并没有质的不同,与“自然”的距离只有很小的差别。

“自然”未必是我们愿意接受的。自然有各种问题,有酷暑、有严寒、有雷电风暴、有猛兽毒虫。风景如画、恬淡悠闲田园生活般的“自然”,更多的情况下只是一种想象和愿望。

另外,我们前面也说了,垂直城市中,污染减少了,疾病减少了,因为交通浪费的时间减少了,身体锻炼可以更有规律地进行,人们的健康状况会变得更好。虽然没有各种自然因素的刺激和锻炼,但是人们仍然可以更强壮,更健康。就像现在工业化国家中,人们的健康水平明显比传统地区更高一样。

对于不能接触自然的焦虑是一种传统。我们小的时候,分不清韭菜和麦子是要遭到耻笑的。“四体不勤,五谷不分”是一种相当贬义的评价。如果有人怕虫子老鼠,会成为别人的笑谈。上体育课的时候,如果因为阳光太强,或者有点小雨而不积极,老师会当成很严肃的一个问题(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!),找你谈话。而现在的孩子并不要求能干农活,也不在阳光强烈或者雾霾天上体育课。但他们还是能接触各种各样的农业,到体育馆参加各种各样的体育活动,还能到野外露营。这种状态,在垂直城市中不会变得更坏,人们能够接触到更多东西,可以有更多的经历。

同样的焦虑还包括对孩子们好奇心,探索精神的担心。比如,平常接触不到风,看不见云,不会去思考风是什么?云会不会掉下来?看不见太阳升起,不知道什么是白天黑夜;看不见星星月亮,不会对宇宙产生好奇心和敬畏感,等等。但是这些问题其实并不存在。

垂直城市中,人们有更多的时间休闲和学习。郊游,到自然中去“探险”,可以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。远距离公共交通的解决,可以让人直接体会不同的自然与人文环境。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,可以让人足不出户体验几乎是没有限制的各种场景。到山上露宿一夜,看天上的星星,未必有看一次壮观的环幕科教片更能激发人的好奇心。体验是必须的,但垂直城市并没有为人们的自然体验设置障碍,而是提供了更多的机会。

在自然环境中的生存能力,可以作为一种户外技能,自愿学习,或者以义务教育的形式,要求大家掌握。

虚拟世界的沉溺

垂直城市有人造的生存环境,也有人造的信息环境。在家也好,工作也好,学习也好,都可以认为自己生活在另外一个时空。走在楼道里,可以让你感觉在旷野或者海边散步;办公的时候,可以让你感觉身处森林深处;休闲的时候,可以让你体验时空穿越,走进历史或未来。

但是虚拟现实世界里的刺激和成功,容易让人沉溺其中,脱离现实社会。就像现在那些网络成瘾、电脑游戏成瘾的孩子那样,可能还会更严重。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,这的确是个很严重的问题。谁不愿意接受令人激动的挑战,并且获得成功呢?毕竟到了虚拟世界,一切美梦都可以变成“现实”。

不良网络游戏几乎精确地满足毒品的定义:它使你上瘾不能自拔,让你得到虚假的满足,让你为它付钱甚至倾家荡产,让你脱离社会,需要强制戒瘾。作为一个新兴行业,现在的网络游戏发展迅速。网络游戏产业影响千家万户,尤其对孩子们的成长影响巨大。很多游戏鼓励不良的价值观,错误引导孩子,但是缺乏有效监管。

网瘾或者电脑游戏成瘾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。不过并不是不可治疗的。现在的办法主要是强制。强制戒瘾很难防止复发。我们在前面讲过,虚拟现实技术可以用来从事教育,可以培养人的性格和技能。因此,虚拟技术也可以治疗成瘾,甚至可以在所有的虚拟现实游戏中加入告诫、诱导,预防成瘾。

另一方面,现代社会中存在的吸烟、酗酒、精神药物等不良嗜好,在三维世界应该能得到缓解。原因包括,环境空气的全面监控让吸烟不方便;同样的原因也导致毒品更容易监控;总的犯罪率下降;更有效的教育手段,生活的舒适,都会大大改善人们的心理健康。人们缺乏逃避社会,进入虚拟世界的动力。

个人的独特性消失

垂直城市及其时代看起来很美好,但其中有一个问题。这个问题不太明显,也主要不是垂直城市的原因,而是技术发展的结果。

虽然这世界上有近一百亿人,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,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,都是自己,这是每个人明确可以自信的地方。但在垂直城市中,同样的生活条件,同样的医疗条件,同样的教育,同样的良好生活习惯,关键还有整容的流行,可以使人和人的差别减小,会有很多人看起来很相似,特别是一些明星名人等的外貌。喜欢同样外形的人,也很有可能有同样的爱好、性格、技能、甚至工作。不是说人们都会变成差不多,但会趋向与几十种、或者几百种性格类型,体型外貌,这样很容易碰到似曾相识的人。

经过分门别类的性格、社会经历培训之后,人们都会变得成熟、负责,但是个人特征就会变得不明显,特别是从事同类工作的人。

这会是一个问题吗?至少很多现在的人,都不喜欢碰到一个跟自己一样的人。单纯从社会的角度来说,每个人的素质都提高了,每个人都胜任自己的工作,都有职业的良好态度,对家人、朋友充满爱心,社会当然比现在安定,人们也应该更幸福。可是,个人的思考和追求呢?还有天马行空的梦想?

这里的问题似乎应该更深刻:到底人是什么?人应该变得怎么样?人应该拥有什么样的自由和个性?人生的目的是什么?在一个高度现代化,高度社会化,高度职业化的人类社会中,人的角色究竟是什么?是不是向我们以前提倡的:做一个合格的螺丝钉?螺丝钉是可以互换的,人也应该可以互换吗?我们多次提到,新的教育方式多么高效,但是教育的结果应该是一件合格的产品吗?

隐私不再

一般看来,隐私权是人权的一部分。每个人都有一些不愿意让人知道的东西。只要不影响和危害他人,每个人都有权不让人知道自己的一些事情,比如所在的位置,每天干的事情。

在垂直城市中,由于城市智能化,安全监控全面,各种电子设备都有记录功能,物联网的广泛使用,导致无处不在的“眼睛”和“耳朵”。随身携带的电子设备,随时报告着你的方位。电子化的个人信息,虽然可能有法律保护,但是技术上是不受自己支配的。无所不在的密码认证太脆弱,很容易破解。所以在垂直城市中,至少在技术上,每个人都没有秘密。

这对社会的公共安全,预防犯罪及追踪问题来源,都是非常有利的,但是也的确会让每个人都不自在。

这不是一个以后才会出现的问题,现在也一样。信息革命之后,个人的信息更多存在于互联网中。电话可以窃听,电子邮箱密码可以破解,私密信息空间会被人闯入,银行信息会被窃取,手机暴露你在什么地方。上网的时候,你的网络地址也暴露了你在什么地方。同样,也有无所不在的摄像头,虽然覆盖面没有那么广,可能分辨率也还不够。还有很多微小的电子摄录装置可以偷怕偷录。所以个人隐私在信息时代已经很难保护。垂直城市信息化更彻底,你每天进出几次门,每天走什么路线,见什么人,买什么东西,甚至连你冰箱里面每天进出的食品种类数量,都会有记录。

父母可能对能够随时知道孩子在哪里、在干什么感到满意,但孩子会觉得没有自由。他们显然不想让父母知道,自己每天几点到几点,在玩什么电脑游戏。年轻人有了爱慕之人,多访问几次别人的个人信息空间,访问记录很快会把他出卖,这可比较尴尬。

垂直城市时代,人的定义都已经变了,干脆忘掉隐私吧,大大方方,坦坦荡荡。反正也没有人骗得了你。银行的钱也很安全。知道你每天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,也不会有人来抢你。“天知,地知,你知,我知”的东西,反正也没有什么好事。

古人用“举头三尺有神明”来提醒和警戒人们做事要对得起良心。垂直城市时代恐怕是“举头三尺有监控”了,而且是实实在在的。

老年化

垂直城市生活条件舒适,卫生条件好,也没有那么多现代人的烦恼,人均寿命当然会延长。这会引起对老年化的关注。

假定那时候,人们平均能活到90岁,65岁退休。由于专业化教育的需要,学习时间延长,每个人平均25岁开始工作。那么每个人工作40年,活90年,一大半时间都需要供养。这势必增加工作人口的负担。

一般对老年化的担心,主要是考虑老年人需要照顾。特别是老年人一般经常上医院,需要陪同照料。垂直城市医疗条件的改善,也意味着必须提供足够的床位和医护人员照顾这些病中的老人。如果老年人口占的比例过大,就会成为严重的社会负担。

在北京看过病的人,特别是陪老人看过病的人,会知道看病有多么艰难。以社会保障形式提供医疗保障,在很多国家都造成了沉重的财政压力。

寿命延长很多,但是工作时间并不能延长过多。老人能够活得更长,主要是因为以前将导致死亡的很多疾病,现在都可以通过医疗手段治好,或者至少是能够延长生命。但是这样做的成本很高。特殊社会地位的人,能够享受特殊的医疗服务。延长他们生命的成本非常高。社会的发展,必将导致更多的人能够享受到更好的服务,但是成本并不会明显下降,其中主要是人力成本,包括医护人员的工作投入。垂直城市中必然有更多的老年人,如果每个病人都享受到良好的专业医疗服务,那么恐怕需要很多的医护人员。我们很难想象,一个社会一半的人是医生。

这是一种按照现有医疗模式的直接外推。垂直城市生活条件的改善,各种焦虑减少,导致精神状态的改善,可以让人不生病,少生病。我们前面还说过,有足够的技术手段,可以对所有的人进行随时的疾病防治和排查。一旦有人开始生病,就能得到治疗,生病对人身体的伤害可以降到最低,也不容易发展为慢性病等长期危害身体的疾病。这样可以大大降低生病的可能性,或者缩短每个人生病的时间,或者降低生病的严重程度。总的效果是,城市中病人数目不多,这样每个病人都能得到很好的医疗服务。

另外,自动诊断、自动治疗的医疗专家系统是可以实现的(计算机软件,人工智能医生)。这样可以避免医生个人判断的影响,让每个病人都能得到最全面、最专业的诊断和治疗。

因此,我们有理由认为,人们寿命的延长并不会导致老年化问题的加剧。

寿命的延长,实际上是生命的延长。人类生命的每一个阶段都延长了,包括儿童,青年,中年,老年。仅仅是上世纪改革开放前,农村里一般十五六岁就结婚生孩子了,到了三十多岁就很苍老了。但在现在,六十岁的人还是壮年,四十岁只能算青年,如果接受专业教育(读完博士学位),上学要上到近三十岁。以前十四五岁生孩子,现在很多人的初次生育年龄超过了三十岁,这在几十年前已经可以当奶奶了。过去的人老得快一些,原因有生活条件差,营养不良,受疾病折磨比较多,长期受日光直射也能加快皮肤老化。“饱经风霜”这个成语描述的完全是字面意义的磨难,只是古人还不知道日光也不能多晒的。

2013年,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提出新的年龄分段为:44岁以下为青年人,45岁至59岁为中年人,60岁至74岁为年轻老年人,75岁至89岁为老年人,90岁以上为长寿老人。

宗教地域差别的淡化

垂直城市的发展,还有一个副产品就是,宗教和地域的差别会逐渐淡化。

人类进入文明时代的几万年来,不同地区的文化差别非常大。特别是交通不便的地方,通常每一座村落就有一种文化。不同的地区,几乎就是不同的世界。人们衣着不同,用具不同,食物不同,房子不同,语言不同,婚姻嫁娶不同,信仰不同。人们通常对外面的人充满了怀疑和敌意。

在我的家乡,每一个乡就有一种方言,甚至每个村庄,发音都有差别。不同的县说话基本听不懂。出来上大学的时候,最担心经过每个地方的话都听不懂,因为那个时候人们也很少说普通话。

地域差别的弱化是社会融合,社会大尺度有序化、组织化,特别是工业化、现代化的结果。通过人员流动、全社会教育水平提高来实现。中国这些年的发展,美国与欧洲对比等,都可以证明这种趋势。

世界上有几千种语言已经消失,或者正在消失,很多少数民族已经没有了自己的文化特点。很多学者对此感到忧心。就像物种灭绝一样,少数民族及其文化的消失,会损害人类自身的多样性。对于研究人类在地球上的活动规律,以及语言的发展规律也很不利。但这是正在发生的事实,也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。

在垂直城市中,人们生活在同样的环境中,必须遵守同样的市民行为规范,使用和制造同样的工业产品,采用同样的产品协议或标准。专业人员的比例越来越大,这些人接受同样的专业教育,会有类似的思想和行为。虽然城市的文化,宗教,装饰风格还可以有自己的特点,但人们的交流还是会增强。食品也会更多地从经济(大规模生产),安全(室内制作的消防安全),健康(营养均衡)的角度生产,而不只是局限于当地的自然食物来源。这些因素都会促使地域差别的淡化。

语言,宗教和文化的问题要复杂一些。它们更持久、有更强的生命力。但是小语种会逐渐消亡,人口数目少的少数民族,也会逐渐失去自己的特点。教育必然普及,教育也必然要求孩子掌握一种通用语言。交流增加使人们越来越多地使用通用语言,一两代人之后,使用人口少的语言就会没有人用了。即使像人口数目高达千万的中国满族,几百年内也失去了自己的语言和文化。虽然很多人很痛心,但是这是必然的。

其实汉语言中,不同地区的方言也是听不懂的,风俗习惯也不一样。虽然没有叫做不同的民族,但历史上也曾是不同的国家。所以这些地区地域差别的缩小和方言的淡化,跟少数民族文化语言的消失,原则上是一样的。满族与汉族的差别,并不比西北人和广东人的差别大。汉族只是消失得更早的更多少数民族的总称。

宗教更顽强,因为按照教规自律和传教是宗教的属性。自律意味着坚持,传教意味着扩张。科学也是一种思维方式,或者说一种宗教,通过技术扩散和教育的方式扩张。科学和宗教的接触并不是很平和的,至今也难说谁胜谁负。但现在大家也在避免冲突,也许还需要在很长时间内和谐共存。垂直城市中,至少原则上,人在一生中的生活保障、疾病治疗是由世俗的城市基础设施和专业人士提供的,神明的万能只能通过这些设施和人来体现。宗教信仰坚定的人,至少需要了解这些世俗的东西,除非他们拥有足够的权力和金钱,把这些工作全部外包出去。

宗教的淡化,或者说至少可以与其它宗教或信念共存,而不是以强迫的手段,将别人从本教派认为的地狱里拯救出来,应该是现代化(即科学技术及世俗人文理念扩张)的一种必然结果。

宗教给人希望,规范人的行为。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现实的原因,就是组织社团互助,保障生活安全。垂直城市中,生活有更多的保障,日常行为必须遵守市民规范,这些都是世俗的。即使信仰某种宗教,仍然必须接受世俗的法规限制,享受世俗的保障,这样宗教会逐步退守到精神层面,脱离宗教也不需要承担严重的后果(有些对退教行为特别严格的宗教例外)。

退化的人体机能

这是与“遥远的自然”相关的一种可能。

温室里的花草搬出温室马上就会枯萎,可爱的宠物小猫小狗,回到自然难以生存,鱼缸里漂亮的金鱼,放到大河里马上就会被别的鱼吃掉。生活在舒适卫生环境里面的人,会不会一样退化呢?

首先,“退化”,“进化”这两个词带有褒贬色彩。达尔文的进化论,英文原文是theory of evolutionevolution的原意是演化。有什么样的环境,就会演化出最适应该环境的生物物种。翻译成进化论之后,该理论在中国带上了本来没有的政治色彩。因为“进步”是好的,“退步”是坏的,所以进化就是好的,退化就是坏的。可是事实上只是发生了变化而已。什么是好的,什么是坏的,要看用途和立场。人的尾巴退化了,这是好呢还是坏呢?人“进化”为直立人之后,直立步行是人的特征,但是现在每天坐着,走的时候开车、坐车、骑自行车,造成身体步行能力的下降,这算好还是坏呢?在垂直城市里,又回到了主要靠步行的状态,这又是好还是坏呢?

人们生活在舒适的垂直城市里,出城可能一时难以适应强烈的阳光,寒冷或者炎热的环境。即使现在,生活在赤道的人到北方,生活在干旱地区的人到潮湿的地方,一样也不适应,是不是可以说这些地区的人退化了呢?垂直城市的人,生活舒适了,不需要额外的精力和体力应对自然的挑战,但是有了更多的知识,更多的技能,更健康的身体,更完善的人格,那么是进化还是退化呢?另外,垂直城市的人,还有更多的步行,更规律的健身,更全面的人工免疫,似乎没有明显的理由,认为垂直城市的人“退化”了。

自然条件下,除了部分先天免疫能力,大部分免疫能力是后天获得的。获得免疫力的过程一般比较痛苦,需要生一场大病。古代的时候,很多人不能挺过这些病而夭折,导致平均寿命很短。现代医学通过注射减毒疫苗的方式,使人被动获得免疫能力。许多重要的传染病如天花,麻风等,就是这样消灭的。垂直城市时代,预防性免疫可以更广泛,因此人们可以有更强的免疫能力。

垂直城市时代,会有一些人的身体机能有一定的退化,但是整体身体健康状况应该更好,就像现在工业化社会的健康情况比传统社会好一样。

改变的两难

社会或者环境变化,总会引起一些不适。任何一次变化,无论后来看来多么必要,开始的时候也不是那么理由充分。

火的使用就是一个例子。火有很多好处,可以带来温暖和光明,使人类可以在恶劣的自然条件下生存;可以作为安全屏障,驱离凶猛的野兽;还可以煮熟食物,让食物容易消化,食物的来源更广泛;煮熟食物还可以杀死细菌病毒,从而减少生病;用火煮熟的食物也更可口。刚开始用火的时候不可能有炊具,只能是简单烤熟。烤熟的食品如肉,只是一种稀奇的东西,不吃也不会影响人们的日常生活,因为大家一直都是吃生的东西过来的。所以在当时的人们看来,并不是非常有必要用火。用火的早期,也不可能每次都钻木取火或燧石引火,而是必须保留火种,随时添加木柴,这样用火就需要复杂的维护。需要投入人力,需要保证用火安全。火还有很多问题,如果要在人类寄居的洞穴里面用火,烟熏火燎会破坏“室内生活环境”;可能会不小心被火烧到;如果不留神点着了柴火堆,会造成重大灾难;洞穴内如果通风不好,会引起大范围缺氧窒息,威胁整个部落的生存。无论冬夏,都要去外面捡很多柴火,会“引起资源和环境问题”。干旱季节,火的危险更大,在外面火势失控“可以大面积摧毁人类赖以生存的家园”,造成巨大的灾难。因为森林被烧了,食物就没有了,生态要几年几十年才能恢复,而对于采集时代的人们来说,完全没有“战略粮食储备”,森林火灾是灭顶之灾。

火在人的心理上,是一种可怕的东西,因为火通常是以森林或者草原大火的形式出现的。几乎所有的野生动物都惧怕火,用火要人们广泛接受,并不容易。一两个人无法长期维护火种。在洞穴里永久维持一个火堆,显然要依靠集体的努力。

在寄居的洞穴里用火,最初的决策未必是民主的。有可能是一两个人即兴所为,也可能是现实的需要,比如为了照明或者取暖。但最终用火成了人类的基本技能。火成了文明的象征,是划分人与动物的标志之一。用火之后,人类并不是没有为火付出代价。刀耕火种会破坏森林,也可能失控。进入文明时代之后,城市的大规模火灾造成了人员伤亡,人们无家可归。有的部落用火,可能会因为洞穴的通风条件不好,或者特殊气候条件,导致某一段时间通风不畅,大量人员缺氧窒息而死。没有用火的部落可能会以此为戒,但是更多用火的部落因为更安全,食物更多,更易消化,更不容易生病会在竞争中占优势,发展起来,挤占不用火部落的生存空间。不用火的部落要么同样使用火,要么消亡。

站在马后炮的角度,我们现在当然知道,当时人类用火有多么重要。但当时好处坏处并不是那么明显的。“玩火者,必自焚”,这是一句典型的中国古典“智慧”,或者说诅咒。如果把它当成一种信念,那么必然不会用火了。

人类其它的重大变化还有穿衣,农业革命等。我们可以列举当时条件下,如果将它们作为一种改革措施,按照现在的辩论方式,将正反双方的观点列举如下:

题目:是不是应该披上其它动物的毛皮御寒。

背景:当时还没有织物,可以用来御寒的只有其它动物的毛皮。从来没有过动物利用其它动物的毛皮保暖。有时候有点冷,把动物毛皮披在身上会暖和一些。

正方

反方

1、  有必要,天气冷了,不用动物毛皮会很冷。

2、  兽皮还可以提供保护,在遇到猛兽的时候不容易受伤。

3、  可以去更冷的地方,那些地方没有人,但是有食物。

4、  兽皮可以裁剪,缝得比较合身。骨头可以做针,筋可以做线。

5、  可以有办法保存兽皮,并且把它变软。

1、  你为什么不在暖和的地方呆着呢?冷的地方是有毛发动物呆的地方。你的毛发不够,呆在你该呆的地方就行了。这种地方多着呢。

2、  兽皮披在身上?你不嫌臭啊?

3、  多不方便啊,披在身上不舒服,很笨拙,影响奔跑和捕猎。

4、  我们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,为什么要去冷的地方?那里有什么东西你知道吗?远的地方会有鬼,有怪物,有老虎,多危险啊。

5、  不穿兽皮会活不下去吗?我们不是一直都那么过来的吗?

6、  用不着的时候怎么办,随时带着?多麻烦啊。

7、  兽皮很硬,会长虫子,会掉毛。披在身上不合身。什么针、线、把兽皮变软什么的,都是从来没听说过的东西,是虚无缥缈的想象。

从上面的辩论可以看出,除非必须用兽皮御寒,并且慢慢发展出相关的裁剪,缝制,硝制技术,从当时听众的习惯和生活方式出发,很难说服人披上兽皮。

另外一个例子是农业。同样我们可以列表如下:

题目:要不要把一块地上别的植物都烧掉,埋下一些果实,到秋天来收。

背景:有人刚发现把食物果实撒在地上,第二年会长出更多的食物。

正方

反方

1、  有必要,有些果实喜欢吃的人多,但是找不到那么多。

2、  能吃的果子没有那么多,种下去年底可以收获更多的食物。

3、  想吃什么就可以种什么。

1、  能吃的东西埋在地里,被虫子吃掉了怎么办?霉掉了怎么办?本来能吃的都没了。

2、  要烧掉很多林子,很危险,把一些能结果子的树也烧掉了。

3、  一年的什么时候种?

4、  总要去照顾,太麻烦。

5、  也没有长出多少东西来,不种采野果基本也够吃。

6、  种了东西,就不能到处游牧了。只能呆在一个地方不动。

7、  要好多瓶瓶罐罐装东西,到哪去找呢?

当然,农业后面的发展复杂得多,需要历法,需要灌溉,需要精耕细作,需要手工业,文明从此诞生。但最初也并不是那么理所应当,原因就在需要后面这些东西。如果没有,产量很低,收获难以保证,甚至可能收的不如种下去的多。而当时毕竟人口密度低,只依靠采摘狩猎也可以活得很好。


下一篇健康
文章分类: 生活场景
分享到: